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98:0:截粮(上)【求月票】(2/4)

作者:油爆香菇
黏腻触感源头是还未完全干涸的血!

这是一封用人血写的战报,从字迹来看,应该是共叔武自己写的。她判断没错,这封战报确实是共叔武亲笔书写的。起初是准备用墨水,不过为了追赶这支北漠兵马将装着墨条的布袋搞丢了,无奈,他就地取材。

共叔武嘴里横咬着一支毛笔发愁,瞥了一眼被重伤俘虏但嘴里不干净的北漠武将。

这名北漠武将用北漠某族语言骂人,骂的内容还非常脏,其他人都听不懂,也没意识到他在骂人,这一族的语言特色就是如此,表达强烈情绪的发音也听着软乎。但共叔武祖上跟北漠打了几代人的交道,他不仅听得懂还会说,淡淡反问:【你不准备降?】

押解俘虏的鲁继抬眸看来。

听到略有些蹩脚生涩但熟悉的发音,武将脸色刷得发青,隐约可见色厉内荏,他强撑着气势道:【仇恨不共戴天,你我势不两立。吾族只有殉国的勇士,没有背叛的孬种!】

鲁继问道:【他说了什么鸟语?】

共叔武言简意赅:【他说他宁愿死也不愿投降,让我们不要白费功夫了。如此忠臣良将,你我自当成全他,给他一份体面。】

鲁继道:【这倒是可惜了。】

共叔武话题跳转非常大。

【缺墨条,之宗那儿有吗?】

鲁继:【末将哪有带这些东西?】

共叔武看着手中空白的纸张叹气一声,下一息,刚刚结束激战在休整的兵将听到一声清脆骨裂之声。循声看去,鲁继拍了拍手中沾到的血迹,她身边的北漠武将脖子呈现诡异的扭曲,本该朝前的脸朝着后,脖颈处错位碎裂的骨骼痕迹清晰可见,鲜血淙淙。

噗的一声,尸体软倒。

共叔武取下口中的毛笔。

弯下腰,执笔在对方体表鲜血沾了沾。

毛笔笔尖吸饱了温热的血。

共叔武下笔很稳,力透纸背,书写行云流水。战报内容简短,但每个字都浸透着令人胆寒的杀意。他没多会儿就写好,随手将毛笔一丢,交给了传信兵:【交给主上。】

鲁继的眼神没从“墨条”身上挪开。

共叔武问:【怎么了?】

鲁继担心道:【俘虏的敌将,就这么杀了是不是不太好?主上回头问责起来……】

共叔武隐约有些无语。

鲁继下手的时候可不见半点儿犹豫手软,上了战场更是如此。敌人碰到自己或者其他人还能保留一具全尸,碰见鲁继只剩一滩肉泥。每次战场下来都像是跳进血池滚过。

她还会担心这种小事儿?

共叔武道:【不过是个喽啰。】

对于武胆武者而言,实力弱小就是罪。

此人愿意投降也见不到主上,太弱,更何况他还不愿意投降,不仅不投降还各种辱骂诋毁。以鲁继的脾气,她没有第一时间将对方做成“墨条”还是吃了语言不通的亏。

听到这话,鲁继放心不少。

这封用新鲜人血写的战报就这么到了沈棠手中,沈棠一目十行看完,皱眉道:“幸亏现在天气凉,要是热些,还不招苍蝇?回去跟半步说一说,行军打仗也要讲卫生。”

其他的斥责没有。

有人轻声道:“主上,共叔大将军此举未免过于残暴,有违正义之师该有的……”

用死人的血无所谓。

但现杀取“墨”着实有些出格。

沈棠摆摆手,示意这事儿不用多言。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(←快捷键) <<上一页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