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254章 价值(1/5)

作者:马月猴年
第3253章 价值

河东安邑。

在长安韦氏折腾之时,河东依旧笼罩在战争的迷雾之下。

清晨,太阳初升,薄雾缓缓散去,露出安邑城墙古朴雄伟的轮廓。

这里是游牧和农耕交界而形成的城市。城墙高耸,以黄土和夯土法建成,外面覆盖了一层的青砖,坚固耐用。

城楼之上,守城的士卒来回巡逻,颇为紧张的盯着城外远处来回游弋的曹军旗帜。

曹军虽说还没有攻城,可是安邑守军已经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。

城门紧锁,吊桥高悬。

原本城内街道两旁排列着规整的店铺和民居,如今纷纷闭门锁户。

长街两侧的集市如今也是空无一人。

似乎之前热闹和繁荣,成为当下一场虚幻的梦。

城中官廨附近,可以看到平常昂头挺胸,鼻孔高高在上的官吏,如今一个个佝偻着背,像是被敲断了脊梁的狗,哈赤哈赤的歪着头冠,脸色张皇的跑进跑出,有时候还会不小心撞到一起,然后像是屎壳郎一样在地上乱爬。

这些原本河东的旧吏,平日看起来衣冠楚楚,动不动就是高谈阔论指点江山,结果现在真遇到了事情,便是忙乱得像是无头苍蝇……

城外远处的曹军大营连绵,似乎无穷无尽一般,侵占了田野,破坏了庄禾,树木被砍伐,连着河流似乎也被曹军污染,隐隐有些腥臭弥漫。

汉武帝期间,河东北地上郡等地,得到了极大的发展,当时扩展城墙,时周长六里多,城墙四角又砌四台,威武雄浑。

后来东汉初窦固又派人再次加固了河东安邑,扩建城池,修建后的城池形成一个更大的不规则的方城,略显鼎状,北面略小,南面稍大,又有护城河,城墙高三丈余。

四面城门之处,还有一小段的瓮城,在城门之上,有二层重楼式城门楼,在北面城墙上还设有藏兵洞……

没错,当时修葺安邑的时候,假象的敌人是来自于北面的。

谁能想到今天刀子是从南面的腹地当中捅出来?

曹军肆虐运城盆地,无数的民众流离失所。

虽然说曹军到了安邑近周,并没有立刻展开攻城,可是这沉重的氛围确实是让安邑城中的上上下下都惊恐莫名,甚至有些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会因为某些莫名小事,就发出撕心裂肺的哭泣和囔叫。

城池之中,也有守军在列队,在分配防守任务,可是不管是从哪个角度上来看,这些守军兵卒似乎都没有多少信心。

裴氏的军校脸色也是难看。

城外的曹军紧一阵慢一阵的在修整营地,打造攻城器械,叮叮当当的声音就像是一曲曲的勾魂乐章。

『这是疯了么?真的要打安邑?』

在安邑城墙的北角,有一个高耸的望塔,原本是要用来盯着北面的游牧敌人的,现在却被用来盯着南面的曹军营地。无奈,城中制高点就在此处,虽然多少有些不方便,但是也只能暂时如此了。

望塔高处,正站着裴辑。

在他身侧则是安邑的守将,裴珲。

裴氏在河东是望族,人口众多。裴茂父亲还担任过度辽将军,可谓是文武双全。当然,现在裴氏还不算是太庞大,等到裴氏定著五房之后,才算是真正盘根错节,枝繁叶茂,到了唐代的时候一门十几名的宰相……

而唐代之后,裴氏就渐渐不显了,一方面是门阀在五代的时候被搞残了,另外一方面则是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,别管家训如何,时间一长便是什么都忘。

不过在当下,裴氏在河东地,还算是首屈一指的。

至少在卫氏倒台之后,就剩下了裴氏了。

裴珲年岁比裴辑要大,算是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>> (快捷键→)